直播app蜜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我的傻白甜老婆最新章节!

这小子什么时候来的?

那岂不是说,刚才他们爷孙的对话部被陈平听见了?

陈庆华脸色一沉,眼中有寒芒沉浮。

陈阳伯和陈立文也是心头一慌,毕竟他们刚才讨论的事情,过于机密了,这可是越界想要夺取陈氏本家的权啊!

任谁听到了,都会吃惊吧!

更何况,站在门口的还是陈氏本家的继承人,陈平!

要坏事啊!

陈立文看了眼陈庆华,小声道:“爷爷,怎么办?他不会听到了吧?”

陈立文还是有些心慌的,毕竟刚才那种大逆不道的话语,要是被本家的人听到,他陈立文真的可以被逐出陈氏了!

就连分家,都会遭殃吧!

这种事,肯定是需要秘密进行的,拿到明面上来讲,那就是在挑战本家的威严!

长发气质女孩白皙水嫩甜美清纯

然而,陈庆华却脸色淡然的看着走进来的陈平,沉声问道:“都听到了?”

陈平此刻已然进入房间内,眼神冷冷的扫了一眼他们三个,嘴角露出冷笑,道:“听到了。”

咯噔!

几人心头一颤。

尤其是陈庆华,此刻眼海内的杀意四现!

他在思考最坏的打算。

气氛有些沉闷,陈庆华率先打破了尴尬,大笑了两声,道:“哈哈,老夫就是开个玩笑,当不得真,陈氏还是本家的。”

呵呵。

陈平表情不阴不阳,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径直的走到陈庆华跟前,双眼瞪如铜铃一般,声音低沉如闷雷,道:“老东西,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们分家在谋划什么,不瞒说,就算刚才承认下来,我也不会现在就对们做什么,因为,我会亲自押着们会到天心岛,在们分家所有人面前解决们,给分家一个警告!陈氏,不是们想染指就染指的!”

陈平的话语不可谓不令人心慌,尤其是他此刻的面容,让陈庆华心头都有些微微颤抖。

好小子,居然这么狂妄!

真的当陈氏分家是软柿子吗?

不过,陈庆华自然不会这个时候表露出来,而是淡淡的笑了笑,道:“老夫听不懂在说什么。”

装聋作哑。

陈平自然不会跟一个老东西计较,而后扭头看向陈立文,喝道:“当日,对江婉出手是为了什么?”

这一声喝问,吓得陈立文差点跪下去!

本来他就处于惊慌之中,此刻听到陈平这么问,竟然有些结巴,答不上话来。

还是陈庆华回道:“当然是替那个贱女子检查身体,毕竟,她肚子里怀的是陈氏的血脉,我们分家有义务检查那贱女子身体是否健康,是否有什么隐疾。”

陈庆华很好的圆了过去,但是,他一口一个贱女子,丝毫没把江婉放在眼里。

毕竟,一个什么根基也没有的普通女子,在天心岛陈氏,那完就是最弱小的存在!

甚至,陈氏最边缘的族人,都可以随意的欺负这样的外来贱女子!

门当户对,在陈氏真的很重要!

所以,说完这句话后,陈庆华嘴角就露出阴冷的笑容。

他就想看看陈平的反应。

突然!

啪!

清脆的巴掌声在套房内响起!

陈平扬手,直接一巴掌怒抽在陈庆华脸上,阴沉着脸,喝道:“老东西,给我放尊重点!江婉是我的妻子,就是陈氏本家的少夫人!只要我带她回去,加入族谱,祭拜祖宗祠堂,就算陈庆华,们分家,都要给她跪下请安!”

陈平心中有些怒,陈庆华这老东西,就是仗着自己在分家的辈分,无视自己这个陈氏本家的继承人!

当然,这一巴掌也把陈庆华打出了火气!

他双目圆瞪,喘着粗气,怒目等着陈平,喝道:“陈平小儿!敢打我?我可是陈庆华,是陈氏辈分最高的老祖!就算是父亲在这,也不敢对我动手!”

陈庆华怒了!

自己一个长辈,居然被一个根基不稳的晚辈给打脸了!

这要是传出去,他陈庆华如何在分家立足?

陈阳伯此刻也是寒声喝道:“陈平,太放肆了!刚才的所作所为,已经超出了陈氏的族训!这是欺师灭祖,是大逆不道!我陈阳伯回去,一定要好好的上报执法堂的诸位长老,一定要让父亲,好好的严惩!”

然而,陈阳伯的话音刚落,他就看到了陈平投来的冰寒的目光。

跟着。

砰!

陈平上去一脚,猛地踹在陈阳伯的胸口,后者直接四仰八叉的倒过去,哎呀惨叫一声。

“,!居然还敢动手!无法无天,简直无法无天!”

陈阳伯跌坐在地上,整个人气的脸色涨红!

可是,陈平却冷冷的喝道:“陈阳伯,管好自己的嘴巴,我警告,要是再这样上蹿下跳的,我可不保证能带回去!”

这句话,声音中透露着寒意!

陈阳伯直接一愣,闭上了嘴巴!

好可怕!

刚才那一刻,他从陈平的眼神里,体会到了死亡的气息!

他,他刚才居然想杀了自己?!

咕咚的咽了口唾沫,陈阳伯只觉得浑身发软,冷汗也是已经打湿了后背。

而此时,陈平眼神冷冷的盯着陈庆华,道:“现在我问,我刚才打了,觉得如何?”

陈庆华八十多岁了,从未受过如此侮辱!

他眼神冷冷,手脚微颤,盯着陈平,沉声道:“陈平小儿,别以为现在把我们囚禁在这儿,我就不敢怎么样!等我回到陈氏,我陈庆华一定亲手教训,还要将逐出陈氏,拿掉继承人的身份!”

陈庆华快气炸了,脸颊还火辣辣的疼!

一个小辈,居然敢如此狂妄!

他陈庆华风风雨雨这么多年,还从未有人敢打过自己的脸!

可是,陈平却淡淡的一笑,道:“我会等着的,不如这样,我和打个赌,如果能将我陈平赶出陈氏,陈氏就送给们分家。当然,如果我安然无恙,陈庆华就得跪在祖宗祠堂面前,给我,给我老婆道歉,如何?”

陈庆华眼角一寒,沉默了片刻,咬着牙,喝道:“好,老夫就跟赌一把!”